白算计

74第七十四章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本章:74第七十四章

    番外之惊鸿只一瞥,爱到死方休

    迦南湖地处汉中。

    迦南湖的月色美得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远无尽头的湖泊,烟波浩渺,湖水的颜色是少女好梦一般的浅浅碧色,清澈可见底,湖底水草丛丛,在浅碧色的湖水之中安静摇曳。

    每当夜晚的明月洒在粼粼波光的湖面之上,迦南湖满湖都是碎了的月亮。

    秦桑那时在汉中时,曾在一个月夜偶与李微然相约在湖边,他快来时她忽起玩心,悄然涉入湖水之中,长吸一口气没入水中,仰面浮在了那水面之下。

    湖水太清澈,绝色容颜静静浮在清澈水中,如同一大块冻住千百年时光的琥珀一般。那纯紫色衣带与长发蜿蜒如水草,随粼粼波光微微沉浮。

    这一幕美得震撼人心,实在不该是人间之景,李微然来时一眼望见,瞬间不由得连呼吸都屏住,生怕自己凡人污浊之气扰了这人间仙景。

    纵使已知道她是为何而来,有些事依然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水中的仙女这时忽睁开了眼睛,紫眸含笑,隔着薄薄一层水面与他相望。他目光痴缠,秦桑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倒并不是笑他痴缠,她实在见过太多的痴缠目光——上京城中为她倾倒的王孙贵族不知凡几,武林之中的名门正派也好魔教妖孽也罢,对她念念不忘的如同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李微然,原本也不过是那麒麟令主。暗夜谷七七四十九个暗夜令主,秦桑已得手十四。

    可当她那夜从湖水中一跃而起,踏过水面落在他身边,她笑着一步一步走向他——秋夜风寒,公子怀中可否借我取暖?

    李微然也迎上前了一步——脱下了他身上湛青色的长袍,轻轻披在她肩头。

    被湖水打sh的紫衣紧紧裹在玲珑玉体之上,曼妙诱惑,他却伸手抖开了一袭湛青色晴空,将她严严实实的裹住。

    “秋夜风凉,以后不可如此。”他轻声的说,“走吧,我送你回客栈,你得喝一大碗姜汤,否则要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话要问我?”秦桑只一愣,随即便浅浅笑着问,紫眸楚楚望着他。

    千密族人俱是紫眸,李微然不是没有见过,但此时,整个暗夜的光都在那双紫眸之中,明月千里、璀璨繁星,都比不过她眸光一点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汉中李家百年望族,李五公子少年成名,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?可李微然却独独觉得她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许就是为了这点的楚楚动人,族中长老几次下令他诛杀图谋麒麟令的千密使者,他都未听从之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觉得这样楚楚动人的美人,不分青红皂白杀了——不好吧?后来……后来纵使证据确凿,他也已下不了手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,从前是不甘、不愿,后来是来不及——李微然从未曾告诉过秦桑:那一日汉中长道之上,她紫衣蹁跹、乘风而来,令他想起幼时祖父督他练的字——北方有佳人,遗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

    一眼万年,他的城池与国度在初初一照面就已为她轰然倾倒。

    可惜当下李微然并不知那样的以后,当下他只叹了口气,温和的说:“你这样真的会着凉的,赶紧回去吧。有话改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明日我要走了,离开汉中,回上京。”秦桑微微笑道,“你真的不说?”

    李微然默了默,黑眸沉沉,片刻他望着天边明月,笑着对她说道:“那就下一次再说吧。明月如今夜,迦南湖畔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明月如今夜……那时一切应已尘埃落定,再也不是麒麟令主与千密使者,而是他李微然与她秦桑,月夜之约。

    绝色紫眸专注望着他,缓缓溢出了温柔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竟问也不问就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后来……后来的确也是不见不散,也依然是一个在湖畔、一个在湖中……

    可惜的是那一夜没有说的话,那一生都未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固然迦南湖畔、明月夜夜相聚相陪,却始终明月无声、波光无痕。

    他那一句“秋夜风凉”,秦桑记了一生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秋夜风凉,有谁的一生比她更知道世间冷暖呢?可是遇见李微然以前她一向是不怕冷的——人若一直在风雪寒冬里便不再觉得冷了。

    怕只怕春风蹁跹而来,又翩然而过,令她尝过了那片刻的暖,也只有那片刻,此后再不可得,也此生再难忘。

    从此一生寒冬。

    就因这片刻温暖,秦桑这一生骗过那么多人,唯独对李微然心存歉疚——他给过她一生最好,她却竟欺骗于他。

    幸好后来她知道他也不过是将计就计,她才能那样了无遗憾的……慨然赴死。

    是的,慨然赴死,她确实也有其他办法毁去那张绘着千密地图的图卷,但她宁愿以自己的心头热血毁之——那害了她父母一生的东西,她恨极,愿与其同归于尽!

    无法与他相伴,她对这人间毫无眷恋。

    那日残月隐去、朝阳将起,她在生命最后一个冬日的清晨赶到他面前,喘息未定,她从马上翻下来立在他面前,问他:“李微然,你能不能最后帮我一次?”

    她短暂一生唯一给过真心的男人,未曾多问一个字,在冬日烈烈朔风里,他看着她的眼睛,丝毫未曾迟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桑在那一个瞬间,一生之中唯一一次的感激了上苍。

    上苍给了她这样一个人,已算待她不薄。

    她感激的神情太过沉迷,那神情令李微然想起她悄悄拓走麒麟令图腾的那个夜晚——那时他当然没有重伤昏迷,他睡在她身侧,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当她将拓上图腾的白绢收入袖中、望着他露出与眼下一般的神情,他替她挡下一剑的心口才真正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脉俱断一般的疼。

    秦桑,他那时在心里对她说:为你我天下皆可抛,你却如此对我。

    “何事需要我帮?”他心中又泛起那一夜一般的疼,强自按耐下去,淡淡问道,“快说吧。吉时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”秦桑一愣,旋即笑了起来,极美极温柔,“今ri你迎亲。”

    李微然没有答,目光那样远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要娶夕月公主了……夕月公主是圣上的掌上明珠,与盟主男才女貌、可堪相配。恭喜恭喜。”她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容貌有什么要紧?我只愿她真心待我。”他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公平,”秦桑笑道,“你也是故意将麒麟令与朱雀令给我的,为什么只怪我未付真心?”

    “秦桑,”他忽极认真的对她说道:“我这就抛下盟主之位、麒麟令主之职,你可愿不当这千密使?”

    冷风里秦桑笑的魅惑:“不,我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,瞬时面色如铁。

    可即便面色如铁,秦桑也着迷不已的想要多看哪怕一眼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也是个公主呢!”她太着迷,喃喃的玩笑一样道。

    李微然未曾动声色,她却笑得眼睛都弯了,仿佛真的极可笑一般。

    两人默然相对片刻,生机勃勃的朝阳照在秦桑背上,是生命最后的温暖。

    她走近他,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“替我去一趟大皇子府,告诉他……”她依偎进他怀里,在远处树影里千密密探看来只是情人间最后的亲昵。时间只能以呼吸的次数来数了,她匆匆将正事说完,温热的唇轻轻擦过他耳垂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她轻声道。

    多谢你,还有……对不住。

    多谢你出现在我一生之中。

    对不住,微然,我出现在了你的一生之中。

    若来世还能有相逢,千山万水也会为你跋涉而来。

    若来世还能有再遇,千难万险也会为你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那么这一生,就此别过了。

    她舍不得跟他走——他是名门子弟,名满江湖的仗剑少侠,她一个艳名满上京的女子,如何能跟他走、拖累他大好前程?

    她累他已经够多的了。

    秦桑曾说过许多的谎骗他,只有两件事,她未曾骗他。

    一件是,她的父亲慕容江山是先帝生前最疼宠的幼子、敕封临江王,她的确是公主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是——最后那日,她的生命就快流尽了,夜空里满是千密花的香气,她知道她就快回到父母身边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,她没有骗过他——

    迦南湖畔秋夜风凉的那个夜晚,她披着他的湛青色晴空长袍,在客栈楼下分别之时,她轻轻的将头靠在他肩头,低低的对他说:“惊鸿只一瞥,爱到死方休。”

    那时李微然以为她是打趣他方才湖边的失态,可其实她说的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那一日汉中长道之上,青袍白马少年仗剑而来,不过惊鸿一瞥,她却许诺一生。

    如今一生尽了,她做到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我是活泼可爱的存稿箱!你们家作者给发小当伴娘去啦!大皇子和顾明珠的番外明晚不一定能更,大家不要等!强迫症作者说她一定要写一个欢快的番外做结尾!

    存稿箱没有挂土豪的功能,等作者回来让她躺倒给土豪调戏~~~<div id=t_tip"><b>:</b>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白算计》,方便以后阅读白算计74第七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白算计74第七十四章并对白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